A Study in Pink

Entwurf:





一个年少时的爱慕落进生活的柴米油盐的故事。


请勿上升真人。








XX一时爽。

千智赫醒来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这句话。

腰和腿都是软的,他支起上身,看见乱丢了一地的衣物。往常他起来的时候Karry已经把这些收拾好了,然而他现在趴在旁边,还在睡。千智赫顺着他线条流畅的后背摸下去,在他的腰上掐了一把。

温热的,柔软的,活的。

活的Karry就趴在他旁边。

好久好久没有见到了,但是好像也没有太多的感觉,千智赫慢慢坐起来。

刚刚他们做的时候他听到外面在下雨,现在大概是停了。窗外吹进来的风带着一股潮湿的味道,天阴沉沉的,一点也没有快活的感觉。

收拾一下衣服吧。千智赫挪到床边,弯腰捡起了Karry的外套,外套口袋里露出一截粉红色的纸,千智赫犹豫了一下,抽了出来。

一张酒店的收据,时间是昨天晚上。

早上打开门看见Karry的时候他表现的和以前也没什么不同。千智赫的眼皮跳了一下,把收据塞回外套的口袋里,挪回床上躺下。



再醒来的时候是傍晚,厨房传来鸡汤的香味,千智赫摸摸肚子,感觉好像不是很饿。

爬起来穿上T恤短裤,圾拉着拖鞋走到客厅,正看见Karry叫着烫烫烫端着一碗鸡汤出来,咣的一下放在桌子上,被烫的手甩来甩去,看到他过来,不好意思地笑了一下。

“这么早就醒了?菜还没炒,你饿吗?”

其实我醒的比你想象中还早得多。

“不饿,我再回去躺会吧。”

躺在床上千智赫闭上眼睛,厨房里传来炒菜的声音,夏夜的晚风把窗框上的风铃吹的叮当作响。

风铃是他过生日的时候Karry从美国寄回来的礼物,那时候他还没跟父母挑明他俩的关系,所以不能常常回国。他俩简直跟做贼一样,在没人的路边接个吻都充满了秘密偷情的快感。后来就热情消减,日子一路滑进了平淡的泥潭。

想到这里他觉得Karry给自己找点乐子也无可厚非,他从来就是又会玩又能撩。

“千千,吃饭啦。”Karry在客厅喊了一声。

千智赫睁开眼睛,没出声,扭头看窗外。傍晚的天空上半部分是灰蓝色的,和夕阳染红的下半部分撞在一起,形成一种奇异的紫色。

Karry见千智赫没回应就自己过来拉他,拽着他的胳膊把人提起来,扶着他的后颈接了一个吻。

“起来吃饭了,都躺了一天了,体力真差。”Karry坏笑着捏了一下他的胳膊。

“比不上你体力好。”千智赫拿开他的手,起身穿拖鞋,跟着他一前一后进了客厅。



简单的三个菜,装在白瓷盘里,氤氲热气被暖黄色的灯光一照,有一种幸福家庭的氛围。Karry嘴里叼着筷子想开电视,按了半天发现遥控器没电了。

“家里还有电池没?”

“电视柜那个抽屉里你翻一下看有没有。”

“那估计是没有了,”Karry把遥控器放下,夹了一筷子西红柿炒蛋,“你睡觉的时候我把家里收拾了一下,好多东西都没有,我妈说的还真对,俩大男人生活在一起都没人顾着家。”

所以那个人是女的?

“一会我给你列个单子,你去超市买一趟吧,我晚上有事,”Karry给他夹了一块牛肉,笑了笑,“不过两个男人过日子有一点好,不矫情,你说要是娶个老婆支使她自己去逛超市,指不定怎么闹别扭呢。”

所以这是你还跟我在一起的原因?

“你这次回来多久啊。”千智赫嚼着牛肉,心不在焉的问。

“我这回就不走了,”Karry露出一脸得意洋洋的表情,“真是不容易啊,我爸答应我回国了,我今天晚上去就是跟我爸的一个朋友见个面,以后就在他那里工作了。”

以前最喜欢他的小得意,嘴角上挑,眼睛弯的像月牙,再加上摇头晃脑的小神态,可爱的让人想亲一亲。

“哦……”千智赫低头吃饭,不知道说什么。

曾经多少人反对的时候,只要稍微看到父母的一点动摇,他们就觉得未来又明确了一些。现在终于没有了阻力,千智赫反而对他们未来的日子一点都不充满希望。

也许Karry只是喜欢被别人指责的时候那种对抗全世界的感觉,毕竟他是个中二病。

吃过饭Karry收拾了桌子,撕了一张粉红色的便笺纸开始列清单,千智赫支着下巴坐在他对面,看他在那张粉红色的纸上面写写画画,最后还是什么都没问。

千智赫,最擅长,忍。

有些事情问出来之前就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回答了。

扫了一眼清单上的东西,出门就把那张粉红色撕掉扔进了垃圾桶,千智赫扯着T恤领口扇了扇风,感觉心里还是有些烦躁。

他第一次产生了要是当初没有接受他就好了的想法,果然年少梦里人就不应该日日相守。哪有相看两不厌,他又不是敬亭山。



拎着一堆东西回来的时候Karry不在家,千智赫把购物袋挂在手肘上,自己开了门。

把东西往沙发上一丢,千智赫去洗了一把脸。浴室里衣物筐已经快装满了,他把衣服一件件丢进洗衣机,开始放水。没成想倒洗衣液的时候才发现已经用完了,他努力拍了瓶底半天愣是一滴都没有掉出来。

记不清那张清单上有没有列洗衣液了,但是自己肯定没买,千智赫烦躁地抓抓头发。准备把空瓶子丢进垃圾桶,新换了垃圾袋的桶里只有一个垃圾,那张粉红色的酒店收据。

千智赫狠狠的把空瓶子砸进垃圾桶里。



晚上Karry回来的时候千智赫正窝在沙发上吃着薯片看恐怖片,听到关门的声音眼皮也没抬一下。

“千~千~”Karry光着脚啪嗒啪嗒跑过来,像大型犬一样给了他一个飞扑,然而千智赫反应很快的躲过了,只让他捞到半边胳膊。

“你有病是不是?看给我撞的这一身薯片渣子,”千智赫甩开他的手站起来拍着身上的碎屑,“去洗澡去,一身酒味。”

“我高兴呗,”Karry抱着沙发上的抱枕,翻了个身冲他傻傻的笑,“一切就这么定下来了,感觉突然一下松了一口气,都不知道干什么好了。”

千智赫的手顿了一下,垂下眼睛继续拍衣服。

“要不要出去旅游呢,说起来我们在一块多久了都没有一起出去旅游呢,”Karry掰着自己的手指开始数数,“一、二、三、三年了,三年啦!”

三年了,这三年相处的片段却有些模糊不清。他倒是能回想起很久很久以前学生时期的事,跟在他后面走路,看着他头上神气的翘起来的一撮呆毛偷笑。还有三年前Karry向他表白之后落在他眼睛上的一个吻,当时他闭上眼睛,心脏鼓动的像是要飞出去。

那时候多开心啊,后来的故事就像狗尾续貂。

“唉,我说,我俩要么分手吧。”千智赫拍着衣服说着,好像在讨论去哪里玩一样轻松。

“好啊,就去……啥?你刚刚说啥?”Karry坐直了,一脸不可思议的望着他。

“你昨天干嘛了?”

“我昨天在坐飞机啊。”

“昨天晚上,XX酒店,你干嘛了?”

Karry的表情变得更加惊讶,“你看到我了?那么晚还不睡觉,还跑出去?”

千智赫不回答他的问题,只是抱着胳膊看着他。

“我是怕回来晚了吵到你睡觉,你最近不是说很忙吗?”Karry皱起眉毛,揉着太阳穴,“你还大半夜跑出去,精神挺好的啊?”

“分手吧,也算陪你疯过了,你可以找个人好好过日子了。”

“你是在说什么啊还是我喝大了幻听了?头疼死了,”Karry闭上眼睛,往后躺回沙发里,“找个人,我找谁去啊,我只喜欢你啊,只有你啊我是一天都没有忘记过啊。”

脑袋里不合时宜的响起了第三年的见异思迁,千智赫嗤笑了一声,感觉再和他说下去就要像歌里一样唱起来了,而自己并不想扮演一个惨遭抛弃的家庭妇女。

电视里突然爆发出一阵尖叫,Karry露出一脸痛苦的表情捂住耳朵,“啊——吵死了,我要睡觉。”

看着他皱成一团的脸,千智赫有些好笑的上去捏了捏,被捏的人毫无反抗精神的躺着,眼睛都不睁一下。

“明天你醒了再说吧。”



结果早上还是Karry先醒的,在收拾沙发和地毯上的薯片渣,千智赫打着哈欠路过客厅,收获了一个早安吻。

“我可没刷牙啊。”

“没关系,”Karry拍了一下他的背,“快去洗脸刷牙吧,我去买鸡蛋灌饼。”

“那你别回来了。”

“你有种再说一遍?”Karry瞪了他一眼,穿上鞋准备出门,“你要加几个鸡蛋?”

“两个。”

嘭。门关了。

千智赫提高声音说了一遍,“王凯利你别再给我回来了。”

嘭嘭嘭,有人敲门。

卧槽?千智赫赶紧跑到门口对着猫眼看,果然是Karry。

这门应该挺隔音的啊……千智赫不知怎么的心里突然慌了起来。他最怕Karry生气,当他板着脸的时候那低气压简直可以召唤一阵飓风。

都打算分手了还怂什么?

千智赫镇定了一下打开门,看见一张笑得傻兮兮的脸。

“我忘拿钱了。”

拿上你的钱给我滚!!!

千智赫眨了眨眼睛,侧身让他进来。

千智赫,最擅长,忍。

还忍个头啊!说到底为什么怕他生气?之后大路朝天各走一边谁也见不着谁,怕什么啊?

“王凯利。”

“哥你怎么这么叫我……”Karry正从门口的零钱盒里拿钱,回过头来看着他笑。

“我们分手吧。”

Karry的嘴角慢慢往下撇,他把手里的零钱放回去,突然抓着千智赫的手把他往门上按,虚掩着的门被撞开,两个人一起倒在地上。

“疼疼疼。”

“疼个屁,我手给你护着呢。”Karry面无表情的看着他。

就是这个面无表情,他生气了。千智赫咬了咬嘴唇。

“我还以为你昨天说的那是闹脾气,你真觉得我会出去和别人睡?”

“我也不是这么觉得,我只是……”

只是有点烦躁,其实还有点害怕,怕失去了外来的阻力,热情褪去,你渐渐腻烦了这种平淡的生活,离我而去。

“你只是喜欢那种暗恋的感觉吧,你就喜欢那种偷偷在背后看着,听别人讲故事,在心里臆想出一个人,然后抒发自己那些假惺惺的思念的那种感觉吧,你想要的是男朋友还是布娃娃啊?”

“你给我闭嘴,”千智赫像被人踩了尾巴一样狠狠踹了他一脚,挣开他的手坐起来,“我不是喜欢你我吃饱了撑的要跟你在一起啊?我爸差点跟我断绝父子关系我还要跟你在一起,还天天被你压下面,我有病啊?”

“你喜欢我?你喜欢我什么?从一开始我就想问了,你对我到底了解多少你在这怀疑来怀疑去的?我们每次在一块说的话少的要死,还不如炮友情来的真。”

“好啊你终于还是承认了你有炮友了?赶紧给我滚滚滚。”

“My god! Why are you so mean to me? ”Karry急的开始飙英文。

"Because you deserve it! "

叮一声电梯门开了,一对小夫妻说说笑笑的从电梯里走出来,一拐弯看到这两个人气势汹汹的样子,噤了声赶紧掏钥匙开门。

“行了别坐着丢人现眼了,回家吧。”Karry拍拍裤子站起来,向千智赫伸出一只手。

“这房子是我的,我回我家,你滚回你的美帝吧。”

千智赫站起来,在他面前甩上了门。









生活总是要落入平淡的,平凡的日子才是生活的最大组成部分。

平凡的千智赫推着平凡的购物车在超市里走着,脑子里回忆着要买的东西。

最后他停在零食货架前面,伸手去拿榴莲干,忽然有人踩着车下面的横杠把购物车从他旁边踢走,往里倒了一堆东西。

“卧槽抓小……”

不对啊哪会有小偷还送你东西?

踢车的人朝他一笑,是Karry。

上次在家门口吵架已经过去一星期了,他还以为Karry真的滚回美帝去了。

“你干嘛抢我购物车?”

“逛超市忘记推车了,借你的帮我装一下东西。”

千智赫走过去一看,车里多出了牙膏牙刷洗衣液之类的东西。看来是打算在这里住了,也是,总不能这么快再回去吧,跟爹妈闹也闹了,工作也找了,没想到最后窝里反了。

想到这里千智赫对自己的所作所为生出一点愧疚,没把购物车拖回来。

两个人默默逛着超市,各买各的东西,最后在出口准备分道扬镳的时候,Karry说话了,“我能回……去你家一趟吗?”

“干嘛?”

“拿几件衣服……我这几天快没穿的了。”

“……走吧。”



站在门前等电梯的时候Karry又说话了,“我们走上去吧,电梯刚走,估计下来还好一会,才七楼,走吧。”

“什么叫才七楼,七楼多高啊。”千智赫碎碎念着,还是跟着他从楼梯往上爬。爬到一半发现三楼的灯是坏的,一片漆黑中Karry突然伸手抓住了他的手。

千智赫甩开他的手继续上楼梯,Karry拉住他的胳膊把他往后一扯,下巴顺势搁在他肩膀上,凑在他耳边说,“我有点夜盲,看不见了,那个,我问你,如果……”

信你才有鬼。千智赫拿出手机对着他的眼睛开了闪光灯。

“卧槽!千!智!赫!”



在家收拾了半天,最后千智赫把自己最大号的旅行箱贡献出去装Karry的衣服和一堆乱七八糟的玩意,目送着他拖着箱子离开自己家。

“箱子不用还了。”千智赫朝门口的Karry挥挥手,“哦还有,我家钥匙在你那吗?”

“走的时候没拿,”Karry回头看他,眼神平静,“我可以抱你吗?”

……你以为你是张惠妹吗?

“不可以。”

Karry拖着箱子往外走了几步,又回过头想要说什么,千智赫把门关上了,比上次摔门轻很多。他慢慢低下头抵着门,心像泡进了一大杯酸涩的柠檬水。

是谁说不求天长地久只求曾经拥有?他不求天长地久也不求曾经拥有,他只希望这一切快快过去,因为他已经开始想念了。

也不知道自己在死倔什么,千智赫弯起嘴角想笑一下,却比哭还难看。








再怎么着日子还要继续过不是?

后来千智赫写了一本新书,依旧是本格推理。抱着一点相亲的小心态答应了编辑在书里印他照片的要求,然而最后赠书到他手里的时候他只想把照片撕掉。

不过这也带来了一点意外的收获,隔壁的小夫妻从照片里认出他了。夫妻俩也是推理小说迷,并且都喜欢看他的书,有时互相拜访一下也能打发无聊时光。

入秋了千智赫翻箱倒柜的找出了厚被子,盖着睡的第一天被被子上的味熏的半宿没睡好。早上等电梯的时候碰到邻居的妻子抱怨了几句,才后知后觉的发现应该先晒一晒。

晒被子好像之前都是Karry的事,再往前,他大概也自己晒过被子。千智赫抿了抿嘴,孤独感有时候来的就这么突然,他有点想去看看Karry。

记得Karry说过他在重庆住的是爷爷的旧屋,凭着印象找到那栋楼,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被拆了。

Karry没跟他说过,千智赫踩着地砖上的线一步一步的走回家,路灯一盏一盏的亮起来,秋风已经有点寒意,他吸了一下鼻子,拉起了外套的拉链。

千智赫意识到自己才是那个浪漫主义者,对平淡的生活避之不及。而Karry从来都是适应的,他会注意到家里缺少的东西,会收拾每次的狼藉,还会晒被子,晒过的被子暖暖的有太阳的味道,让人想哭。

哦好吧,他的眼睛已经有点模糊了,但是肯定不是因为被子。

这座城市那么小,好像一个转角就能碰到他,又好像大的不得了,连他的落脚点都找不到。








天气一天比一天冷了。

千智赫写了一会东西,放下笔想抱着杯子暖暖手,才发现水已经凉了。从书房望出去可以看到点点的灯光,有点像夏天晚上的星星,然而夏天已经离他很远了。

摸着黑走到客厅打开灯,新换的灯泡雪白的刺眼。千智赫眨了眨眼睛,适应了这个亮度后,从餐桌上拿了热水壶去接了半壶水烧上,撕开一袋巧克力粉倒进杯子里,趴在桌子上等水开。

这几天因为查阅资料经常熬夜,等烧水的时候他打了一个小盹,梦到有人给他披上了一件衣服,双手轻轻放在他的肩上,千智赫反手按住他的手,回头想要看清他是谁。

啪嗒,开关跳起来了,千智赫睁开眼睛,从咕嘟咕嘟的水声里隐约听到了敲门声。

很轻,敲了几声就没再有声音。千智赫抬头看了挂在客厅的钟,十二点,各种诡异的故事发生的时间。千智赫把热水倒进杯子里,拿了一根筷子开始搅拌,带着甜味的热气稍微舒缓了他紧绷的神经。

“谁啊?”他抱着杯子走到门口,从猫眼里看见了Karry。

这比见鬼还惊悚。

千智赫转身就走,Karry却开始疯狂的拍门。他把杯子放在桌子上,犹豫了一下回到门口,把门推开了一条缝。

“你知不知道现在几点了?你敲门这么大声会扰民的!”扑面而来一股酒味。

妈的这是喝了多少?

千智赫看着他的脸,想找出瘦了,憔悴了之类的形容,但是失败了。除了看上去有点神智不清,这家伙好好的。也是,自己不也好好的吗,这大概就是所谓的和平分手。

“你来干什么?”

Karry眯着眼睛看他,眼角有些泛红,“来看你。”

他吐词有点含糊不清,千智赫下意识把门推开了一点,靠近去听,“你说什么?”

Karry也往前凑了一点,含住了他的耳垂,“让我进去,好吗。”

说是请求倒更像是撩拨,酥麻的感觉从耳垂直窜上头皮,千智赫差点跳起来,但是又怕Karry没轻没重把他耳朵咬掉了,只好耐着性子像哄小孩一样说,“乖,你先放开,我带你进来。”

“好。”Karry放开他的耳朵,开始轻轻舔咬他的脖子,千智赫感觉脸有些发烫,他抓住门把手想赶紧把门关上。

Karry却停下了动作,靠在他肩膀上闭上了眼睛。千智赫拍了拍他的脸,毫无反应。

好吧,就当大慈大悲菩萨一把,救苦救难救个Karry。

先把他丢沙发上吧,一股酒味也不想让他进卧室,自己就回书房继续写东西。虽说是这样想的,但是刚把Karry丢上沙发就被他一把捞进了怀里,千智赫准备挣脱,听到他带点鼻音的声音,“别走。”

……反正醉成这样肯定不能酒后乱性了,就让他占点小便宜吧。千智赫踢掉拖鞋,准备在这张真皮床垫上小憩一下。

“小千啊……”

千智赫忽的一下好像被拉回了学生时代。因为姓的特殊性他总被人开玩笑叫老千,只有Karry叫他小千同学。小,弯起嘴角,千,露出虎牙,同学两个字拖的长长的,一双好看的眼睛带点深情的看着你,让人有一种被重视的感觉。千智赫吸了吸鼻子,往前拱了拱,把脸埋在Karry的颈窝里。

“跟我回去吧。”

“回去回去跟你回去。”

“我给你买了最大的房子……”

“……最酷的汽车?”

“车还没有买……但是我给你的书房里安了一个很大的书架,还有很大的窗户,还有很大的毛茸茸的地毯……”

这家伙喝大了瞎比比什么呢,千智赫抬起头看他,“你上哪弄这些啊,我书房就屁大点。”

“XX小区11栋2809,”Karry从兜里摸出了一串钥匙晃了晃,“新家。”

千智赫盯着那串晃来晃去的钥匙,半天憋出了一句,“卧槽?”

“爷爷的房子拆了,我买了一间大房子,这几个月一直在装修,之前就是想问你墙漆什么颜色,结果你拿闪光灯照我……”

语气里有点小委屈,千智赫忽然心软的一塌糊涂,伸出手想揉揉他的头,被Karry捏住了,接着手指交错,紧紧的扣住了他的手。

“你这样捏的我很难受,好像你的手指干了我的手指一样……”

“你是不是觉得我喝多了什么都不能干才开这种玩笑的?”Karry转过头来看着他,神色清明。

“你没喝酒?”千智赫有点慌,撑着沙发想起来,但是来不及了,Karry勾过他的脖子吻上了他的嘴唇。一股酒味,还有一点甜甜的味道。

“我去酒吧坐了一晚上,吃了两盒酒心巧克力,”Karry放开他,眼睛亮晶晶的,带着熟悉的小得意,“不然你肯定不会心软的。”

怪不得感觉酒味都是衣服上的,千智赫愣了一会,也就是说这货一直都是装的?

“你这是强闯民宅我跟你说,你还性骚扰……”

“可你没生气啊。”

“谁跟你说我没生气了妈的我气得很好吗!”

“我一看就知道你没生我气,”Karry凑到他的耳边小声说,“而且你很想我。”

好吧没错,不过也没到很想的程度。

千智赫把脸埋进他的颈窝,“让我睡会。”

“像个鸵鸟一样。”Karry捏捏他后颈,笑了。








第二天睡到中午才起来,Karry去厨房做饭,千智赫抱着一堆衣服准备丢洗衣机,“对了,这几个月你都住哪的?”

“酒店公寓啊,新家还在装修呢,更何况也不想一个人住。”

千智赫把衣服口袋里的东西清出来,一件一件往洗衣机里丢,轮到Karry昨天穿来的衣服的时候从兜里摸出了一张粉红色的酒店收据。

“你每次都带着收据回来是想报销吗?”

“啥?”Karry估计是没听清。

“没什么,”千智赫把那张收据扔进了垃圾桶,“下午去干嘛?”

“去新房子瞅瞅。”

“我要不满意可以反悔吗?”

“不许反悔!”

千智赫撇了撇嘴,启动洗衣机,去了厨房,“要帮忙吗?”

有什么好反悔的呢?






























谢谢阅读









评论

热度(79)

  1. 可乐——孤儿年年有,今年特别多。兔子头备粮协会 转载了此文字
  2. 往昔家的小透明兔子头备粮协会 转载了此文字
  3. 往昔家的小透明兔子头备粮协会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