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ss me?

Entwurf:









一个爱转角的故事,长大后的两个人w






请勿上升真人。


















“我说哥,你自己看过你写的东西吗?这生搬硬套的一看就是从哪本言情小说里扒下来的,抄袭是犯法的你知道不?”

千智赫抓了抓三天没洗的刘海,一阵郁闷,“可是姐姐,我一直是纯写推理的,你这么突然让我加感情线,我真的写不出来啊。”

“你不能只写怎样犯罪,你要写出为什么这个人会犯罪,why比how更加能体现作品的深度好吗?”

“我写过啊,你还记得那个忍受不了家暴,利用酒店收据时间制造不在场证明谋杀亲夫的故事吗。”

“可是那个故事你重点还是放在how上好吗?而且我们大纲不都敲定好了吗,我想让你写校园推理,校园懂吗?”

“不懂,”千智赫扶额,“你就说要我写啥吧,我努力一下。”

“你怎么说话呢我……”电话那头隐约传来别人的声音,打电话的编辑应了一声,继续跟他说,“我有事先不说了,你就往你灵魂深处再发掘一下啊,拜拜~”

“喂你……”

然而对方已经把电话挂了。

千智赫揪着刘海发呆,肚子突然叫了一声。

算了,先出去吃点东西吧。

吃过饭顺便逛了趟超市,千智赫哼着歌,拎着一大包东西慢悠悠在路上晃着,山城的晚风吹的舒服,让人心情无端的轻快。



刚转过拐角,一个人骑着车从坡上一路冲下来,千智赫来不及闪躲,那人一个风骚的漂移连人带车倒在了他脚边。

千智赫眯着眼睛看他哼唧了一会,从车子下爬出来,小心翼翼的碰了碰伤口,嘶嘶的吸着气。

他长得很像他初中时候……暗恋过的一个人。

“实在抱歉了,”千智赫在他面前蹲下,“我家就在附近,要不要我去拿点药给你处理一下伤口,或者去医院?”

“谢谢,不用……”那个人说着抬起头,突然瞪大了眼睛,“千智赫?”

“啊?”

“我是Karry啊!”

还真是他初中时候……暗恋过的那个人。









把购物袋放在车前筐里,千智赫推着自行车,陪着Karry慢慢走着,谈话中了解到Karry的爷爷去世后他每年都会回来住一段时间,打扫当年爷爷住的房间顺便扫扫墓。

“说起来真的好久没有见过了,”Karry有点感慨,“你最近在做什么呢?”

“随便写写东西,赚点钱,”想起编辑的交代千智赫又有点头痛,忍不住抱怨了一下,“不容易啊,编辑太坑爹。”

“怎么了?”Karry很有兴趣的样子。

“编辑要我加感情线,我写不出来……说起来你倒是可以提供点建议。”

“我?我这么纯一个人哪里懂得这些,我妈说二十五岁之前不能谈恋爱。”

“……”千智赫默默的刷卡开门,“七楼,坐电梯吗?”

Karry立刻挽住他的胳膊,可怜巴巴的说,“当然要坐。”

两个人靠在一起站在电梯门前,光亮的门映出了千智赫僵硬呆滞的表情,Karry看着笑了,捏了一下他的鼻子。

熟稔还带一点宠溺,Karry捻了捻手指,略嫌弃的说,“怎么这么油。”

千智赫的表情变得更加僵硬,电梯到了,他一边拖着Karry进电梯一边说,“……我两天没洗脸了,另外也别摸我头,我三天没洗头了。”

Karry像触电一样猛的跳到电梯的角落里,露出一脸惊恐的表情,“在你的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什么都没有,“千智赫按了楼层,“你别乱蹦。”

“你一直都这么…这么…不拘小节吗?”

“是的。”千智赫一本正经的说。

Karry表情纠结,“我觉得你需要改变你的生活方式,不能回家就对着电脑,陪着可乐薯条……”

“屁,我没有,”千智赫翻了个巨大的白眼,“我喜欢手写。”

“我说的不是写东西用手写还是电脑的问题……”

“电梯到了快走吧。”千智赫率先走出电梯。









进了屋Karry长腿一伸躺在沙发上,千智赫去柜子里拿药和棉签,“你自己处理吧,给一大老爷们上药怪不好意思的。”

“为什么不呀,你不感受一下……”话没说完千智赫一包棉签朝他脸扔过去,Karry稳稳的接住,“你不是要我给你点建议吗,艺术来源于生活,你得把自己的体会写进故事里。”

“我没这种体会。”

“一看就知道,活得如此粗糙,”Karry环顾了一下四周,“所以说你应该帮我处理一下伤口,这可是宝贵的人生体会。”

“行了别贫了,自己处理吧,我去洗个澡。”

进了浴室关上门,千智赫背靠着门,这时心跳才猛的加快。

不是开心的,是被吓的。

他当年因为暗恋Karry收集了几乎所有关于他的信息,而且在Karry初中毕业出国后还继续保持联系,他努力变成Karry喜欢的样子,干干净净,聪明又有趣,但是最后像所有远距离的关系一样,他们平平淡淡的就失去了联系。

不喜欢Karry之后他活的轻松很多,慢慢的缩回自己的壳,变的温吞迟钝。

他有没有发现自己和记忆中不一样了?他变的邋遢,也接不住他丢出的梗。

又或者他其实根本就不在意,甚至忘记他以前的样子?那为什么还可以表现出他们很熟的样子,而自己还那么配合他。

千智赫叹了一口气,轻轻把头靠在门上。

突然门被人拍响,“小千啊,我下去买几罐啤酒,你一会记得给我开门。”

WTF???你还不打算走了?我给你开个大头鬼!

十分钟后千智赫冒着热气从浴室里出来,围着一条浴巾给Karry开了门。

“我第一次见到有男的把浴巾围到胸以上,你这样让我觉得我像一个大色狼。”Karry拎着啤酒笑得像一个傻叉。

千智赫默默转身回浴室,准备继续泡在浴缸里看视频直到Karry离开。

这是编辑推荐给他的一部“男人看了会沉默,女人看了会流泪”的青春片,不知道看这种电影能不能给他点灵感。

千智赫一边看着一边分神去听Karry的动静,终于听到了砰一声关门声,他乐呵呵的从水里爬出来,准备去书房把自己刚看的东西记下来,顺便吹吹空调好好凉快凉快,大夏天的泡澡他感觉自己快要中暑了。

当他穿着粉色波点睡裤光膀子搭着浴巾打开书房门的时候,躺在沙发床上喝啤酒的Karry喷了一地。

“咳咳,真是对不起,咳咳,不过还好没弄脏你写的东西。”Karry咳嗽着,扬了扬手里的一沓纸。

千智赫劈手夺过他手里的稿子,“谁允许你看的?”

“你别生气啊,我没翻你东西,这个就摆在桌子上的,故事写了不就是让人看的吗?我还可以给你提供一点建议……”

“你够了没啊?谁都能看就是你不能看,你现在就给我回去!”

话一说完千智赫就后悔了,他知道自己只是在把心里的烦躁发泄在Karry的身上,今天的偶遇让他有点混乱,对于不擅长的东西现在的他只想离得远远的。

Karry把啤酒罐放在地上,从千智赫旁边走过去,一句话也没说。

千智赫慢慢的蹲下来,湿漉漉的头发被空调吹的凉冰冰的,贴在额头上,他把浴巾扣在头上一通乱揉,鼻子有点酸酸的。

毕竟是第一个而且唯一一个暗恋过的人,真是对不起当年那个小心翼翼喜欢着他的自己。

“别蹲在地上,”有人用膝盖撞了一下他的后背,“我拖地。”

千智赫顶着浴巾回头,Karry面无表情的看着他,两手按着拖把杆,下巴搭在手上。

“还有,虽然你可能不情愿,我还是想问一下能不能在你家借宿一晚上,因为我还没收拾爷爷的屋子,这么晚了回去收拾完就没时间睡觉了。”

千智赫被他的面无表情吓到了,木木的点了点头。

Karry突然把拖把杆一丢扑过去勾住他的脖子,开心的说,“还是小千最好了,要不要一起睡啊?”

这是在玩变脸吗?千智赫一脸懵逼。









第二天早上千智赫是被太阳照醒的,不知道谁把他的空调关了,还把窗户窗帘都打开了。

不,他知道是谁。

千智赫揉着眼睛下床,踩到了一个软软的东西,是他的轻松熊,大概是睡觉不老实给撞地上了。

开门出来,果然看到Karry坐在餐桌前玩手机,桌子上放着面包和削好的水果。

“你几点钟起来的?”千智赫打着哈欠进了洗手间,“手机还有电吗?”

“刚去你卧室拿了充电器,顺便拿了你的钥匙出门买了点水果面包什么的,冰箱里没什么吃的。”

“我钥匙你放哪了?”千智赫低头挤牙膏。

“门口的台子上。”

不妙不妙,怎么有一种老夫老妻的感觉。

千智赫对着镜子一边刷牙一边用手指梳着自己到处翘起来的头发,忍不住想笑。

“咱们今天出去玩吧?”

“我还要写东西呢。”千智赫一嘴白泡泡含混不清的说。

“就是要帮你找灵感啊,我昨天晚上把你写的东西看完了,超好看的,就是你那些言情戏码太不搭了,你还是应该自己写的。”

“说的倒轻松,我又写不出来。”

“你不是写不出来,你是不想写,就跟你说你没恋爱过一样,不是没合适的人,是你不想要。”

“呸。”千智赫把嘴里的泡泡吐出来,喝了一口水漱口。

这话说的,好像是他的错一样。

“你随便吃点,一会陪我去修一下自行车吧,刹车坏了,中午吃顿饭,下午我们去学校转转。”

“怎么听着好像我要跟你在外边呆一天?”

“是的,好久不见了,我都想死你了。”

“呸。”千智赫又吐了一口泡沫。

Karry哈哈的笑了几声,“其实是因为在这没熟人,又不愿意一个人出来,每次回来就呆在家里挺无聊,好不容易碰到一个朋友,当然要一起玩啦。”

千智赫咕嘟咕嘟的漱口,不作回答。

“就当去找素材呗,你可以带上你的纸和笔,到时候去了学校就说回母校参观,门卫肯定放我们进去。”

“好吧。”

不知道谁说过面对喜欢过的人心虚的话说明你还忘不了他,千智赫觉得自己昨天心虚得太厉害了,今天他要显得自然点。








重庆的夏天真不是盖的,推着自行车在路上走了一会就满脸都是汗。

“我说你要啥自行车啊,这破破烂烂的,还修它干嘛,反正你也不在重庆长住,扔了算了。”千智赫推着车,踢了一脚地上的易拉罐。

“你别乱踢垃圾,”Karry拿出一张纸跑过去包着易拉罐捡起来,“这车我从小骑到大,有感情了,舍不得扔。”

“你舍不得你自己来推。”

“我受伤了啊!”

千智赫看着他蹭破了皮的胳膊和腿,不知道该说他厚脸皮还是什么。

俩人走了快一个小时还没找到修车的铺子,千智赫抹了一把脸说,“要么还是算了吧,现在的街上想找个修自行车的太难了。”

“好吧,我们先去吃午饭吧。”

“那车呢?”

“先丢你家楼下吧。”

“也就是说还要推回去?”千智赫气冲冲的把车往地上一摔,“老子不干了,热死了。”

Karry赶紧蹲下去看他的车有没有摔坏,“你怎么发这么大火?你以前脾气不是这样的啊?”

太阳晒的人又烦又燥,脸上还在不停的往下滴汗,千智赫觉得自己在这种情况下真的很难保持住好脾气,又或者说在Karry面前他总是莫名的焦躁。

我以前那么好都是装的,那是因为我他妈喜欢你,现在我不想装了,因为我他妈不喜欢你了。

千智赫很想这样对他吼,跟他在一起的时间越久那些曾经喜欢过他的回忆越是翻腾着涌上来,他真的不想再陷入这种无果的感情里。

“你在这附近找个阴凉的地方坐着吧,我去把车送回去,”Karry扶起车子,冷冷的说,“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这两天总发火,但是车子是无辜的,你刚刚那一下要是摔出什么问题了,我可能真的会有点不高兴。”

“你认得路吗?还是我带你回去吧。”千智赫干巴巴的说着,低下头看地上的砖。

“走吧。”

不管有多生气,看到他不高兴,心里还是会咯噔一下。一个字,怂。

两个人在烈日下默默的往回走,竟然让他们在路边碰到了一个修车摊,修车师傅检查了一下开始修理,俩人就站在旁边看。

“你看,飞机。”Karry突然拍了他一下。

千智赫眯起眼睛抬头,然而什么都没有看到,“你大爷的耍我呢?”

“看你总板着个脸,逗你玩一下呗。”

“不好意思我高冷。”

“就你这小暴脾气,还高冷,我看你就像一把火。”

“去你的。”千智赫踢了他一脚。

“修好嘞!”修车师傅推着车捏了两下刹车,“没问题了!”

“诶,谢谢师傅,”Karry付了钱,冲千智赫招招手,“来上车,哥带你潇洒走一回。”

一个傻子。

千智赫笑着,坐上了车后座。









吃过午饭换千智赫骑车带着Karry,因为太热他们临时改计划去了一家书店坐坐,准备晚上凉快点了再去学校。

Karry一进去就跑到推理小说区,千智赫则是去了言情小说区。

最后在那一堆酸不拉唧的书名里总算找到几本还算顺眼的,抱着去了Karry占好的位置坐下。

意料之中的Karry嘲笑了一下他拿的书,千智赫回以一个白眼。

“你看这种书有用吗?”

“我可以借鉴一些桥段。”

“但是那样感觉一点也不自然,要真情实感一点,你可以……”

“什么都要真情实感的话我写一本书就要去杀一个人吗?感情这种东西说白了都是套路。”千智赫从桌子上的意见簿里撕了几张纸,从兜里拿出一支笔,打算一边看一边写。

然而Karry托着下巴看着他,看得他有些发毛。

“怎么了……?”

“没什么,只是我也想看本言情小说了。”说着他伸手从千智赫的书里抽了一本。

“你看这个干嘛?”

“学习一下套路。”

“是推理太无聊了吗?”千智赫也从Karry面前的一摞书里拿了一本看。

最后他们互相把对方拿的书都看完了,差不多到了傍晚。

Karry放下书一拍大腿,“去吃小面吧!”

“行,那我去吃抄手,”千智赫看完最后一行合上书,“结果你拿的都是本格推理,我还是没有学会怎么把感情线加进故事里。”

“没关系,我看了一下午了,我教你。”Karry冲他抛了个媚眼。

“我觉得你看言情看的不正常了……”

“没有,我获益匪浅。”









吃过晚饭两个人推着自行车慢慢往学校走,一边走一边闲聊,千智赫心里那点别扭也渐渐的没了。

他喜欢过Karry这件事情他并不知道,Karry是无辜的,他只是对朋友一样对待自己,却要忍受莫名其妙的怒火,都是自己太过介意了。

可是想明白这件事了怎么反而有点心酸呢?

“唉。”Karry突然叹了一口气,千智赫差点以为叹气的是自己。

“怎么了?”

“你又走神了,我说话你老是走神,我很伤心。”

“反正你说的大部分都是废话。”

“翅膀硬了是不?”Karry抬腿要踢他,被闪开了。

“到学校了!”千智赫朝着学校大门一蹦一跳的走过去。

Karry长腿一跨骑上自行车,抢在他之前到了学校大门口,回头得意的对他做了个鬼脸。

“一个傻子。”千智赫冲他喊。

准初三生现在已经到学校补习了,门卫交代他们不要大声喧哗以后就放他们进去了,他们把自行车停在门卫室旁边,像两个没上过学的傻子一样兴奋的跑进了校园。

原来的教学楼还在,楼下的公告栏里贴着新一届的光荣榜。

“我去你看这个人名字四个字的,你说他姓易还是易烊啊?”

“你看这个人,你觉得他是男是女啊,看名字看照片都分不出来。”

“哎这有个跟马思远同名的,但是比马思远丑多了。”

“哈哈哈哈你看这个人的表情哈哈哈哈。”

这一栋是刚毕业那一届初三的教学楼,教室几乎都是空的。他们一层一层的转过去,最后爬上了天台。

千智赫不经常运动,这一天到处跑的有些累了,就蹲下来在墙边休息。

Karry绕着天台转了一圈回来,站在千智赫面前,双手扶着墙,低头看他。

“怎么感觉你好像在壁咚我。”千智赫仰头看着他。

Karry蹲下来抱着膝盖,继续看他。

“呃……你又蹲下来干嘛。”

“你脸好红。”

“热的吧……”

“嘴也好红。”

“抄手辣的吧……”

“Those make me wanna kiss you. ”

“啥???”

“用英语说出来感觉不会那么尴尬诶。”Karry有些不好意思的摸了摸耳后,“今天下午看的书里这样说的。”

“书里那是撩的女孩子,你对我说这个干嘛。”千智赫把声音提高了一些来掩饰自己的心慌。

“也不全是啦,”Karry眨了眨眼睛,“你拿的那一摞书里有一本是讲两个男生的。”

“所以你就要来实践一下?你有病啊?”

“我想亲你很久了。”

“你这又是从哪学来的套路……唔”

Karry突然亲了过来,压着千智赫往后跌坐在地上,伸出一只手扶住他的后脑勺,不断加深这个吻,千智赫慢慢靠在墙上,脑子里面一团浆糊。

不能呼吸了。

快要被憋死之前千智赫按住他的肩把他推开,急促的喘着气,“你……你特么的……快……快把我亲死了……”

“你不会用鼻子呼吸吗?”Karry说着要去捏他的鼻子,被打开了,“我不嫌你鼻子油。”

“我鼻子不……不是我说问题不在我鼻子油不油好吗?您这是整哪一出啊。”

Karry把身子往前倾,膝盖分开跪在地上,双手扶住墙,整个把千智赫圈了起来,“你喜欢我吗?”

好问题,千智赫做梦都没想到有一天会被暗恋的人问这种问题,还是在这种情况下。

“我以前喜欢过你……”

“我知道。”

“你特么你知道?”千智赫瞪大了眼睛看他。

“我一看就知道你喜欢我。”

WTF???那你现在看不出来了???

“你别一副要瞪死我的样子,”Karry笑了,“我也喜欢你啊。”

“哦。”

不知道说什么好,千智赫感觉现在自己的内心一片空白。

“这傻小子。”Karry捏捏他的脸。

其实有很多问题想问,你什么时候知道我喜欢你的?你什么时候开始喜欢我的?你为什么现在才告诉我?我们现在要在一起吗?

不过现在这一切他都不想问,在这里,在这个暗恋开始的地方,他只想对着这个他喜欢了那么久的人说一句话。

他伸手勾住Karry的脖子,“Kiss me. ”






















谢谢阅读









评论

热度(61)

  1. 可乐——孤儿年年有,今年特别多。兔子头备粮协会 转载了此文字
  2. 往昔家的小透明兔子头备粮协会 转载了此文字
  3. Strawcherry兔子头备粮协会 转载了此文字
  4. 摇滚小天才Entwurf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兔子头备粮协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