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我交错于无尽天光

万夭:


A.

“寒蝉雨泣不复归,飞鸟深川两厢恍,时事尽移,悲尽欢来。” 

B.

把时间线拉扯到如锦缎般细绸的年华深处,让一切通通归零于那个夏末,那个停歇了无数寒蝉的古树,那个蒸腾着草色热气的树阴。 

霞光已从天端悄而隐去,随之而至的是翻滚作响的乌色墨云。四目可及之处,黄色的麦穗绵延了整片的田野,在风浪的翻波下晃荡成亮金色的绚烂。 

偌大繁盛的美好下,有一个小小的身影突然闯入境内,飞快的向前奔驰,黑色的头发称隐在麦色的希望里。 

C. 

“挨千刀的你怎么又输了?” 

“不是说好不去赌的?” 

“你给我吵什么吵,臭婆娘都是你这张逼嘴把我的财运念衰掉的,信不信离婚。”

女人呆滞了一会,浑浊如鱼眼的眼珠空洞的转了一下,复位成街长巷短里女人特有的把戏,迅速的赖在地上开始打滚撒泼的咒骂,一句三叹的把怨恨咂碾成苦情桥段里最为烂俗的念白。 

“狗娘养的老死棺材,你还有没有一点良心居然跟我提离婚,我这是造了什么孽?” 




 




泡在酒精里的男人神色阴鹫,没流出多余的表情,直躺躺的往椅背上一靠,眼神只在弓起的脊背上停留了片刻,转瞬就聚焦到十块钱红双喜燃起的橙色火光上。




 




他像只秃了毛的公鸡一路挫败满身狼狈却不肯低下那倨傲的脖子,在被称为家的一角四方天地里,维持着自己残存的尚未被狠狠践踏的男子尊严。




 




只有那搁置在桌角的彩色琉璃珠因了晃动缓缓的顺着桌沿边滑行,无所顾忌的向地面坠落,在死寂的沉默里撞击出沉闷的声响,横散在地上却依旧着闪烁着平日里的光彩,五色的亮光折射进门缝后那一双漆黑的眼睛里却失了平日里的欢愉。 




 




童年还没有结束,此刻却被逼生拉硬扯强迫着长大了。 

D. 

旷达无边的远方,以及萤火如豆渺小的希冀。 

小小的少年掠过一片又一片无穷尽的深黄浅黄,如呼吸般孱弱的风拂过细碎的刘海梢,跟稚嫩脸庞交错开来的是难以屈挠的执拗的目光。 

跨过这一方辽阔的麦地,从废弃的停车站牌旁的小路蜿蜒而上,攀到位于山顶的凌麓寺里,在西北夜空亮起第一颗星的时候叩响那百年的古钟,许下愿望就会有神祗来帮助你,这是奶奶在没去世之前告诉自己的秘密。 

他要向前奔跑他要攀上山顶的凌麓寺叩响沉静的古钟他要那些认识的不认识的神祗佛灵全部出现保佑自己的爸爸妈妈重归于好。 

掌心那一颗琉璃珠被越攥越紧,野草漫过膝盖划拉出一条条细小的擦痕,渐渐暗下的夜色,将他细小的身影凝缩成一点攒动的微光。

E .

“嘭咚——” 

是琉璃珠砸落在地上发出的脆生闷响。 

“嘭咚——” 

是惊雷滚着闪电呼啸着从天角漫延的巨大声响。 

“嘭咚——” 

是什么紧紧的贴着自己的心房重重扣下一记的清脆响声。 

汇集了整片沸腾的声嚣,将一整个夜空的暗色席卷,终究以倾盆大雨的姿态复归于大地,把薄如蝉翼的那份微光浇淋到了无生气。 

孤悬于山头的那飞扬的屋檐角,是被隔空放置的希望,是完全落不了地的羽毛。

黏糊糊的刘海扒拉下来模糊了视线,跟雨水一起滂沱倾泻的是因为害怕委屈而逃出眼眶的泪水,渐渐泡涨成四际无人的恐慌。

疲软的双脚被石子绊住,就地一软冒出此生以来最庞大的不安,时年九岁的王俊凯终于忍不住只发出断断续续抽噎式的哭泣,扯开了喉咙放肆的大哭起来。 

F. 

“喂,吵死了。”

“说你那,别哭了。”

胡乱抹泪的小肉手从眼睛上方移开,却只发现前方发出声音的地方只有一个透明的轮廓发出淡淡的浅色光,王俊凯哭的更加响烈了,拜神没拜到却招徕了一只野鬼。 

“喂,小土豆,前面有凉亭往前走几步就到了。” 

那个可以依稀辨认出是十六七岁少年的轮廓渐渐靠近又说了一句话,王俊凯虽然年龄尚小但足以分辨语气里的善意,战胜了对鬼怪的恐惧一把向前抓住那救命稻草,耍起小孩子的无赖。 

“你不许走,你要带我去。” 

自己一双肉手穿过那透明的躯壳,在半空交汇抱了个虚。与之相对的,是那个透明身影沉默的转身将自己带入到拐角处的亭子里。 

G. 

暮雨凄凄风飒飒,夏末的最后一场雷雨总是这样,来的快去的也快。一拢细月从云端探角,雨势也淅淅沥沥的渐小,倾泻下的点滴月色,涣散成荧光的尘埃落在那半透明的肩膀上。 

月光下的印照下刚刚晦暗不明的身影也看的更为清晰,俊秀的线条勾勒出澄朗的外表,栗色的眼眸像是一湖沉睡的水,寂静又安然,鬓角的地方有一颗小痣,修长的体型竖挺挺的立着,透明的部分一眼就可以看得见。 

王俊凯瞪着一双大眼睛带着满心的疑问打量,却被那人的话堵了视线。 

“你能够看的见我吗?” 

“嗯“

怕对方看不清用力的点头,收到却是对方不知谓的叹息。 

“你是我的有缘人吗?“ 

太过于年幼,王俊凯甚至都无法正确的写出十二画的缘字,更无法体会缘浅情深这命定的道理,只知道缠着问。

“你是神仙吗“ 

“不是。” 

“那你是妖怪吗?“ 

“不是。” 

“那你是…”

“我是易烊千玺。” 

H. 

“千玺” 

从喉间滑过的滚烫词语在唇舌间打转软化成一个温柔的音调,和着暖色的目光落到了易烊千玺依旧半透明的肩头。 

彼时的王俊凯已经长到了十六七岁的半大小子,从只到易烊千玺腰的小土豆的模样迅速抽节成树一般挺立的少年,再也不会把第二天父母怕自己再次出逃而和好的原因归到易烊千玺会拥有通天闹海的法力身上。

他早已明白易烊千玺只是一个在山野里晃荡了很久很久的,没有什么法术也很少被人窥觊到的虚灵。

“欸?什么事。”

软绵绵在屋顶晒着太阳的少年,把盖在脸上的树叶拿下,轻声的应着。

“千玺,我们一起去看海吧。”

热流从土地上蹿动成艳阳,少年故作夸张的将手做成喇叭状,树叶罅隙漏出尘扑扑朗绿色的光,耀眼的虎牙狂妄的闪烁着光芒。

易烊千玺半眯起眼睛纤长的睫毛轻巧的扇动着,像是要说些什么,最终话语敛尽在嘴角浅浅的梨涡里。

I.

———千玺,一起去看海吧。

———在夏天结束前。

———在我的十八岁生日到来前。

J.

前一天刚下过雨,天空漂染成纯澈的海青色,空气里泛着湿乎乎海盐气味的潮意。

刻意从黄昏出发,颠簸了两个小时后,抵达海滩已经是月亮高悬的八九点,沙滩上只有零星几个人。

王俊凯这才放肆自如的跟千玺搭话,不用担心被当作自言自语没吃药的病患。

“千玺,你看,是海诶———”

墨蓝色的海潮汹涌着翻着浪波起伏,月光粼粼碎成无数星辰,湃涌出无限期的温柔。

易烊千玺看见到有一双小心的圈扰住自己的轮廓,轻轻的贴进自己耳畔,磁声而道出一句,我喜欢你。

被安排好的定时烟火恰到好处的升起,黄红的线条尾端晶莹地闪烁着颗粒,明灭的照耀着一整个苍穹的墨色,还有一双琥珀色的眼眸。

K.

———在遥远的浩瀚里,所有的小行星循规蹈矩千万年如一的按照核定轨道规范运转。

———可是你喜欢我。

———比宇宙更为广阔的存在,是两颗互相靠近的星体,逃离了束缚,碰撞出绝对毁灭性的璀璨。

———可是我也喜欢你。

L.

不被王俊凯察觉的透明眼泪缓缓的从脸庞滑行,正如不被易烊千玺感知的呼在耳畔的忱忱一股热气。

你无法拥抱我。

我也无法拥抱你。

你跟我能一同拥抱的只有这夏天尾巴上的一抹海风。

远处潮汐缓慢而又持久的绵延着,不断上涌的海潮一次,两次,三次,缓慢的冲刷掉了所有痕迹。风声,蝉鸣声,烟火盛开声,全都淹没在巨大的海潮声里。

一次,又一次,夏天逐渐远去了。

M.

秋色渐起枫叶刚染红枝头的日子,是王俊凯的生日,刚好踩在了处女座的尾巴上。

伙同了一行狐朋狗友从大排档辗转到KTV,王俊凯却在喝到半醉的时候晃着身子从一群沸反盈天的喧嚣里抽身去找易烊千玺。

晃悠着颠倒不平的身子一出门便被深夜的冷风呛出了一嗓子的咳嗽,震颤了不远处易烊千玺一颗高悬的心。

“易烊千玺———”

“我喜欢你————”

“我好喜欢你,喜欢的不得了的喜欢———”

“我好想抱抱你————”

醉梦似的呓语在夜幕里打个漩,空荡荡的在街道上回响一声便四散在风里,却触发了墙角一声轻微的呜咽。

N.

跨过这一方辽阔的麦地,从废弃的停车站牌旁的小路蜿蜒而上,攀到位于山顶的凌麓寺里,在西北夜空亮起第一颗星的时候叩响那百年的古钟,许下愿望就会有神祗来帮助你。

那么我所有认识的不认识的神祇佛灵请你们给我一次能拥抱易烊千玺的机会。

我不贪心的,只要一次就可以。

O.

———王俊凯,一起去看海吧。

———在夏天还未彻底结束的时候。

———在你十八岁生日的这一刻。

P.

突然出现眼前的易烊千玺显出了从未有的激动和雀跃,怂恿着王俊凯用口袋里不多的零钱打的去了凌晨的海边。

暗潮涌动的墨蓝海潮从水天相接处一路上泛,被海青色的苍穹刷染褪洗成清浅的蓝,称的易烊千玺明目弯眉,梨涡浅浅,一派醉人的温柔。

“王俊凯,生日快乐,给你的礼物。”

张开的双手却不曾预料的收获到一满怀的拥抱,手臂的温度感觉到了一点类似于人类的温柔,比自己体温略高一点,易烊千玺身上特有的树的清香全被意向化展开,还有棉质衣服衬衫下摆触着自己T恤的真实感,紧贴在脸颊上的另一个人脸庞,所有将溢的温暖都被完整不漏分毫的拥抱住。

像羽翼般的聚拢,正好把王俊凯包裹在自己的不算宽广的怀里。

Q.

混合着树林间寒蝉声声噪鸣,飞鸟低空略过海面发出一声啼叫,朝霞渐渐攀爬上蔚蓝的整片天空,染上一片巨大的绚烂。

易烊千玺轻轻松开王俊凯臂膀,冲他温柔一笑,嘴巴一开一合说出来四个字,忘记我吧。

忘记我吧,忘记一起躺在屋顶赏星光的日子,忘记一起在草坪晒过暖烘烘的冬阳,忘记你曾经跟我弹过的吉他唱过的歌,忘记凌麓寺的百年古钟,忘记九岁的你突然撞上已经晃荡在尘世里几百年的我的那个夏末。

喉结向上滑行一下,易烊千玺克制出梗在咽喉处的悲泣,用自己仅有的法力冲王俊凯施展了一生的幻术。

稀疏的阳光冲破云端直接透过自己身体照射到王俊凯身上,易烊千玺再一次缓缓靠近了他,垂下眼睑,看了看自己渐渐消失在空气里的下身,调整姿势,目测好和王俊凯的距离,第一次吻向了他。

细碎的发梢穿过他的面庞,睫毛如微风般轻扫过脸畔,鼻尖和鼻尖的距离不超过一公分,柔软的唇瓣轻易的互相交错,在完全消失流散成空气分子前,完成了最后一个吻。

R.

你我在天光无尽处相汇。




 




——END——


———————————————
有个妹子点的精灵梗,不知道这算不算。
顺手安利你们去看一个动漫叫《萤火之森》。

评论

热度(187)

  1. 可乐——孤儿年年有,今年特别多。兔子头备粮协会 转载了此文字
  2. 往昔家的小透明兔子头备粮协会 转载了此文字
  3. 往昔家的小透明兔子头备粮协会 转载了此文字
  4. 有七万夭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兔子头备粮协会